|  首页 > 音乐 > 音乐人 > 正文

2013-07-28 08:36:30 来源: 点击:

                                                                     \

“平时每当我出去买东西回来,一进门先叫一声他的名字,他答应了,我心里才踏实,这时才放下手中的东西……”著名作曲家唐诃的妻子李爱英,曾经在一篇文章中这样描述她对唐诃的感情,但是从今往后,她再也听不到她的“唯一和最爱”回应的声音了。昨天0时26分,唐诃因肺部感染导致呼吸衰竭,在青岛与世长辞,享年91岁。唐诃的追悼会和遗体告别仪式将于下周一在青岛举行。

家人没想到走这么快

“真没想到他走那么快,昨天下午我还喂他吃海参和蛋糕呢”,在昨天记者电话采访的那头,李爱英声音充满悲伤,“昨天晚上八九点钟,他开始显得有些烦躁,跟我说难受,10点多呼吸开始不畅,很快就停止了,赶紧做人工呼吸和心脏复苏,已经下班的主任也从家里赶回来,组织医生们进行抢救。”遗憾的是,经过一个半小时的抢救,唐诃再也没有醒过来。

李爱英说,虽然肾功能不全伴随唐诃很多年,但在今年之前唐诃的身体状况还可以。今年3月唐诃出现了轻微脑梗的症状,在上海第二军医大学附属医院进行治疗,症状很快就消失了,5月他们回到了青岛。“最近几个月能明显看出他的衰老,精力很差,看电视看不进去,经常睡觉”,李爱英回忆。7月10日吃完饭,唐诃感觉有点冷,一量体温烧到了38.7摄氏度,于是就赶紧住进了医院,直到去世。

住院期间,李爱英寸步不离得守护着唐诃,悉心照料,无微不至,她已经这样做了26年。“我们两人都是再婚,在结婚的26年间一直感情很好”,李爱英说。李爱英曾经是青岛一家市级医院的医生,对唐诃的身体状况比一般人更了解,“我知道他哪里受罪,真的让我很揪心,我特别心疼他”。

2001年,79岁的唐诃做了一次结肠癌手术,之后李爱英就放下了所有专心照顾,包括退出了一直参加的合唱团和老年时装队,“嫁给他就要全身心的对他好,我要全力以赴地照顾他,给他调理身体、调节心情”。李爱英说,自己性格开朗外向,唐诃偏内向,平时话不多,为了不让唐诃有任何心理负担和不愉快,李爱英经常跟他说悄悄话、讲故事、讲笑话,想方设法逗他笑,“让他笑可真不容易,我经常说他简直就是‘蒙娜丽莎的微笑’”。

唐诃虽然内向不善表达,但他对李爱英的感情也非常深厚。唐诃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她是我生活中的一首诗》,“有这样一个贤内助,我心满意足了。她是我的保健医生,是我的秘书,是我写作中的好帮手,同时,也是我新作品的第一位鉴赏者。有时她大胆地把我的初稿枪毙了,我只好重新构思谱曲,直到大家满意为止。就这样,我们的生活充满了乐趣,因此,我说她是我读不完的一首诗。”

再婚妻子曾是他的粉丝

说起唐诃和李爱英的结合还有一段故事。1987年跟随自己41年的发妻张素萍的去世,使唐诃万分悲痛,精神濒临崩溃,为使他从痛苦中解脱出来组织安排他去烟台疗养,在这里他认识了自己的“粉丝”李爱英。


“我年轻的时候就爱唱歌,唐诃的作品我一直很喜欢”,李爱英说。有一次她报名参加了老年大学的音乐班,唐诃被邀请来义务讲课,于是两人就认识了。后来李爱英和同学常去疗养院看唐诃,不仅见面多了,还从朋友那得知唐诃的夫人已经去世,那时李爱英也已经离婚,于是两人之间的感情逐渐升温。李爱英也喜欢文学,她把内心的感受写成了一首《蓝色的爱》,很快唐诃就为这首歌谱了曲,教了几遍李爱英就学会了,之后他们时常牵手挽臂唱着《蓝色的爱》,出现在黄昏的海边,漫步在金色的沙滩上。于是他们结婚了,那一年唐诃65岁,李爱英50岁。

婚后的两人一直幸福甜蜜,不过因为是再婚家庭,也遭到了各自儿女和社会上的不理解,但是两人真挚的感情和李爱英的善良真诚消除了来自各方的种种顾虑。如今唐诃的四个儿子和李爱英的两个女儿都已成家立业,这个大家庭的关系非常和谐。

唐诃走得很突然,孩子们第一时间赶了回来,看到悲伤痛苦,心跳一度每分钟100多次的李爱英,孩子们也特别心疼,“儿子们对我说,妈你别太难过了,我们永远都是您的儿子”。

热门标签:作曲家  去世  参与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