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电影 > 名导电影 > 正文

2013-07-25 11:02:15 来源: 点击:


\
正是所谓大环境与大时代,最终造就了《小时代》

原标题:影评腐败:电影伤,观众更伤!

  近日,张艺谋炮轰影视腐败引发关注。在解玺璋新书《说影》的序言中,对于当下的电影评论,张艺谋痛斥红包影评和网络水军暴力,他表示:“我们不仅缺好作品,也缺少独立而有质量的评论。许多有水平的评论者不屑于把时间浪费在影评上,认为那是娱乐圈的是是非非;还有些所谓的影评人被制片公司或集团拉拢,成为收买下的宣传工具。因利益而摇旗呐喊,这本身就是学术和评论上的腐败。中国电影迫切需要建立良好的评论体系,否则,价值观的缺损会进入恶性循环。我们的社会需要独立和犀利的影评人。”

影评腐败伤了电影,更伤了观众

    一本电影批评文集,作者请批评对象写序,而批评对象则在序言中高度赞扬作者“始终坚持独立的价值判断”,这首先就让人感觉怪怪的。电影评论,总该以批评为主,否则就成了歌功颂德。既然是批评,批评者与批评对象理应保持一定距离,以免被收买或异化。对批评对象而言,欣然写序,或可表明其对批评意见的重视。但这对作者来讲,难免给读者一种暗示,即作者与批评对象关系不错。这样的话,读者如何相信批评的独立性?

    张艺谋对当下影评现象的抨击,一矢中的。可这看上去,却又好像在说,影评人被拉拢、收买,与电影导演完全无关。这恐怕也不是事实。固然,导演的任务是拍摄影视作品,发行和营销方面原则上不归他管,但在现实中,导演很难超脱于外,不用操心票房和评价。导演亲自参与影片推介,组织网上炒作,邀请影评人观影,这都是众所周知的现象。所谓红包影评,也就是这么来的。张艺谋炮轰影评腐败,颇有自揭疮疤的勇气。只不过,这给人一种假象,似乎红包影评都是电影公司干的,和导演无关。

    红包影评,如同癌细胞一般在影视领域扩散,严重影响着影视评论的公信力。这种情况恶劣到什么程度?如今人们不仅不敢相信那些歌功颂德的影评,就是对那些“差评”也不得不小心对待,因为那可能也是一种炒作手段。微博流行后,发动水军在微博上打营销战的影视公司也不少。对一部影片,除非走进电影院看了再说,否则轻信任何评价,都可能掉进影视公司刻意营造的陷阱。

    这也表明,出现影评腐败,电影公司、导演难辞其咎。这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事情。正如贪官受贿,行贿者也有罪。张艺谋导演忧心忡忡,呼吁“我们的社会需要独立和犀利的影评人”。话说得不错,但要抵制影评腐败,不妨先从导演做起。对此,导演要包容批评,善待各种声音,影评人要抵制诱惑,拒绝献媚,而电影公司要克制掌控舆论的冲动,拒绝送红包。没有红包,没有利益勾兑,影评腐败自然就会少很多。

    但我怀疑,在当前环境下,各方都很难守住原则底线。毕竟,道德约束是靠不住的,有腐败却无监督,光凭嘴巴讲讲,这充其量是摆高姿态而已。尤其是,这是一名导演在一部影评集里大发感慨,恐怕更不能当真。

抵制影评腐败先从导演做起

魏英杰(媒体评论员)

    有趣的是,这种状况不是电影独有,甚至书评也有这种倾向。曾几何时,我也是被人纳入到写书评、影评行列的写手名单中,总是有免费的书与电影看,看完如果写两笔的话,还有稿费之外的某些收入,甚至有时候根本就没有稿费,完全是出版社、制片方给钱。写了两次觉得不是味道,后来就声明你们就是给钱我也不一定说好话,甚至我不说话。渐渐地,免费书与电影票就消失了,现在我自己花钱买、写自己想写的东西,身心都比较愉悦。

    但要是就此批评评论界的堕落,怕是也很难说出口,这可不全是评论界的错,而是这个倒霉的大环境使然。除了极少数人之外,文人普遍都比较穷,哪怕是有个养家糊口的差事,也不太能达到中产的水平。

    穷当然是一个原因,这些电影成为的产业链是另外一个原因。从事媒体多年,我知道其中的奥妙,那就是,一些媒体所谓的书评版、影评版往往与广告版差不多,你不想写广告软文稿,登上版面的机会就比较渺茫。这已经是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从出版方到发行方再到报纸杂志,几乎笼罩在一个利益链条当中,这不能怪没有独立的、犀利的影评人,而是没有了这个土壤。

    电影自己又如何?我们知道,在中国拍电影不容易,赚钱的就更少、限制还特别多,在这种状态下,明明是一部烂片,要想收回成本必然需要各种万众称赞,不然赔本赚吆喝都很难。这是所谓大环境与大时代,最终造就了《小时代》。

    所以说,文人或许物质不够独立、精神不够挺拔,那也是这个时代逼的,真不能全怪文人没有风骨。说起来电影人的风骨也没好到哪里去,都是这个时代下的蛋。这不是为文人开脱,而是说出一个很不幸的事实。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倒是愿意两边携手打破这个怪圈,而不是相互指责,因为文艺的敌人另有他人。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