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电影 > 电影人 > 正文

2013-07-28 07:53:33 来源: 点击:

鲍龙正在卖饼。记者杨枫
鲍龙正在卖饼。记者杨枫 实习生吴萍 摄

  记者杨枫 实习生吴萍 通讯员夏志涛

  早点摊支起一家生计

  丹凤眼、高鼻梁,准大学生鲍龙长了一张韩剧帅哥的脸,他卖千层饼这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已被附近居民封了“饼帅哥”的名头。

  “饼帅哥”鲍龙看起来快乐无忧,背后藏的却是满满艰辛父亲截肢,哥哥大学在读,母亲靠卖早点维持一家生活,一家四口租住在一间连卫生间都没有的30平米小房里。刚高中毕业,他就不得不靠打工筹措学费。

  鲍龙一家是江夏豹澥人,今年高考,他以560分的优异成绩被华中农业大学录取。父亲鲍立祥说起鲍龙、鲍涛两兄弟的成绩时特别骄傲,“他们是星光村鲍家咀20多年来仅有的两个大学生,无论我多么辛苦,都觉得很欣慰。”但看着家徒四壁的屋子,鲍立祥又沉默了。对着自己残缺的左腿,他深深叹了口气:“现在最让我犯愁的就是学费,两个人一年不算生活费都得一万五左右。”

  “爸,没事,我已经大了,就算天塌了,有我顶着!我可以边读书边打工。”鲍龙笑着安慰坐在旁边的父亲。鲍立祥去年因为股骨头坏死,整条左腿被截肢,这以后还经常幻肢痛,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一家四口,仅靠母亲摆早点摊卖豆皮度日。目前,鲍龙一家租住在大华岭大学城一间不到30平米的房间,一半地方都是堆放做早点的原料,一台空调和一台10年前购买的电视机是家里仅有的电器。

  为缓解经济压力,鲍龙高考一完,就到家旁边的千层饼店当起了小工,主要是切饼和卖饼。早上5点半鲍龙就要到店里工作,10点半才能下班。下班之后吃的早餐,不过是两块千层饼,“早饭吃得晚,中饭就省了”。

  一开始切饼,由于夹子和刀子运用不协调,鲍龙的右手经常被切破,“没什么,贴几片创可贴就好了”。在他看来,每顶着烈日工作一小时,就能得5元报酬,是值得的。

  在和鲍龙一家的聊天中,记者了解到,读高中时,鲍龙还曾放弃了一次接受资助的名额。高一时,洪山高中开办阳光班,成绩优等的贫困生每月可获得200元生活补贴,鲍龙的各方面条件都很符合。当时父亲还没动手术,身体还算好,虽经济也很窘迫,但家里靠着卖早点的营生,“还能过得去”。鲍龙和父亲商量后,决定将名额让出去,“给那些更需要帮助的同学”。

  谁知第二年,鲍立祥就遭遇截肢,花了近10万元的手术费,家里为此借了不少钱,到了快揭不开锅的境地。

  “鲍龙是一个认真、实在、勤快的小伙子,从不抱怨。别人在试用期就会埋怨起太早、又忙又累之类的,但他不一样,有时还会向我问做饼技巧。”饼店老板这样评价鲍龙。

 千层饼摊的对面,就是妈妈的豆皮摊,工作得饥渴难耐还不得不坚持的时候,鲍龙就会和妈妈相视一笑,“未来很长,相信通过我们一家的辛勤劳动,日子会越过越好”。

  [编后]

  面对家庭的困窘、求学路的艰难,准大学生鲍龙不卑不亢,怀揣梦想、脚踏实地、微笑以对,字里行间透着懂事、傲气与坚强。尽管如此,这么残酷的生活逆境对刚成年的他来说,还是太重了,他的肩膀也还稍显稚嫩。

  如果您为“饼帅哥”与命运抗争的坚毅动容,也愿拉这孩子一把,助他圆梦大学,请与我们联系,武汉晨报代鲍龙一家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标签:    哥鲍龙  

精彩图片